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深海里的秘密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56: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南国的北面有一片海,深蓝,与天相接。海浪日复一日地拍打着黑色的礁石,扬起纷繁的水花,晶莹透亮。海鸥伫立在孤岛的老树上,看着海面日复一日的变化。  朝阳从东边升起,又从西边落下。晚霞拖长了裙摆,斜卧在海面,注视着海滩上一片宁静,光影的变化。一个小男孩,赤脚坐在金黄的沙滩上,一任冷却了的海水,一遍又一遍地将他的身体冲刷。他用同样的目光注视着晚霞,直到大海将那一大片酡红,一点一点地拉扯下。视野里只剩下一片昏黑,一弯瘦月爬上天际,一地破碎的月光,冷冷地散发着寒气。  小男孩儿懒懒地爬起来,带着一身的潮湿和冰冷回到屋子里去,嘴里淡淡的咸味,有些苦涩。细碎的泥沙摩擦着脚掌和脸颊。  海边的屋子里,住着一位老人和一个小男孩儿。老人清晨抱着渔网走上自己的小船,向大海里去。向晚的时候出现在一轮滚圆殷虹的夕阳里,一叶小舟,满头白发。黝黑的脸,粗糙的手,笑着向海边的小男孩儿挥动着手中的渔网,小男孩儿看着背对着夕阳的他,一脸的昏黑,只见一排茭白的牙齿。他兴奋的站起来,向大海里走去。  清晨,小男孩儿趴在窗户上,看老人的背影在朦胧的雾气里消失。当那一抹淡淡的颜色也被茫茫的雾气吞噬,就如同一粒雨滴掉进大海里去。他害怕地屋子,大声地叫喊:“老头儿?”。  跌进一个纯白的世界里,他摸索着前进。“在呢,你回去!”老头儿的声音如同清冽的泉水,在心涧里汩汩流淌,滋润着心田里裂开的一道道黑色缝隙。  小男孩儿矗立在原地,等待着朝阳爬出海面,将清晨的雾稀释。当,细若蝉丝的朝阳穿透晨雾,如同绣花针刺破隆起的水泡,雾散去。空荡荡的海滩,不见老人的踪影,他已经出海去。海面涌现出半张脸,红彤彤的样子,似乎为了挣脱云海,它花费了不少的力气。  小男孩儿回到屋子,拿出渔网,站在礁石上,任往来的海水将上面的污渍清洗干净。青灰色的螃蟹在眼前横冲直撞,美丽的贝壳半掩在泥沙里。海鸥在不远处静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日子平静得如同午后的沙滩,在树影下散发着凉凉的静谧。猛然回头,日子已经狡黠地溜走了一大截。就好像才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已是黑夜。黄发小儿转眼间便成了老人耄耋。他看着大海,好像还是当初的样子。  小男孩儿坐在礁石上,洁白的云在海天相接处堆砌成山,海燕衔着海浪飞来。阳光打在他的脸上,黝黑的泛着荧光。他看着海,等待一只小船出现在夕阳里,那一张笑脸。可是再也没有了,他看不出那么可爱的海怎么会有一张吃人的嘴脸。将他的老伙伴永远地留在了这蔚蓝里,冰凉的海水里。  海水悠悠,凉风习习,天际一片晴好,云卷云舒。只是再也不会有一个背影出现在清晨的薄雾里,再也不会有一张笑脸出现在夕阳西下的晚风里。再也不会有一个模糊的幻影出现在心涧里,她是那么清晰的谜。  他害怕回去,看着漆黑的屋子。炊烟再也不会升起,笑语再也不会弥漫。他也要离去,他裹着老人留下来的一张网,坐在窗边,看窗外漆黑的夜,繁星点点。刹那间,想起那个拥抱,暖暖的,好熟悉。他看着海面,墨黑里翻滚着银白的浪花。是自己的错觉吧,海浪怎么会给自己拥抱呢?  可是他明明记得,几天前的黄昏,老人没有出现在烟波浩渺的海面。天忽然下起雨,浪花怒吼着向他奔扑而来。他不忍离去,被一个巨浪卷进海里,忽然,一双柔软的手将他轻轻地托起,他想看清对方的脸庞,却被莫名的拥进一个奇怪的怀抱里,一份从未有过的温暖在心底升起。他被推到海岸,迷迷糊糊中看见一张脸,现在却记不清楚。  天就要亮了,他就要离去。远离大海,回到人群中去。     二  热闹的集市,人流如注。陌止站在高楼处,看杏花红遍,绿柳如烟的京城,热闹的好像沸腾的热水,冒着滚烫的白气。而他对面的嵤芷好像满腹心事,一脸乌云密布的样子。  “如此美景,为何哥哥不屑观顾?”陌止趴在高楼的栏杆上,侧身看着嵤芷。  嵤芷一声浅笑,默默然,看着窗外,夕阳西下,飞鸟结伴来去。鳞次栉比的房屋层层叠叠,泛着金黄的有些刺眼的光。视野里,满满的,没有一处空隙,留给眼睛停驻休息。  “听说哥哥在海边住过,可否告诉陌止大海是什么样子?”陌止一脸的微笑,淡淡的,如同和煦的风。  “住过,很久以前了,已经忘了大海的样子。”嵤芷神色凝固,目光幽远而深邃。  “你还回去吗?”  “回去?”嵤芷一愣,缓缓说道:“已经回不去了”  “你不记得回去的路了吗?”  “回去的路?”嵤芷怔怔的看着陌止。“我为什么要回去?”他低头喃喃道。  暮色不知从哪一点开始,慢慢向四处扩张。侵占了整个眼珠子,每一处都落上了暮色的影子。  那一晚,嵤芷没有睡去,他害怕睡眠。无数次的梦里,他被一个巨浪卷进大海里,窒息的海水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灌进他的眼睛嘴巴鼻子耳朵里,满嘴是浓烈的苦涩,他慢慢的沉下去。一个模糊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由远及近,一双温暖的手将他轻轻地托起,一个莫名的拥抱,让他的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那个模糊的脸庞近年来,越发频繁的出现在他的梦境里。他坐在夜色中央,双手换肩,自己拥抱自己。难道他要回去?  就为了寻找梦境中一张模糊的脸,去重揭内心深沉的疼痛。他犹豫着走到屋外,月光静静地倾洒在庭院里,花儿盘弄着自己斑驳的影子。忽然,他想起那个苍老的笑容,昏黑的脸,一排茭白的牙齿,出现在夕阳中的一叶扁舟里。浩淼的大海,一望无际,澄澈的海水冰凉,咸咸的苦涩。是他的魂在我被卷入巨浪中,沉浮于生死的时候拯救了自己吗?  嵤芷回到屋子里睡下,淡淡的月色,静静地笼罩着他的脸,将他轻轻地包裹。陌止静坐在廊腰缦回的穿堂里,冥想着大海的样子。哥哥为什么那么忌于提起往事,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一脸好奇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筱雨来收拾房间的时候,嵤芷告诉她自己要远行。去寻找那个一直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幻影,筱雨静静地听他说,安静的给他收拾行李。  筱雨和嵤芷同一天出现在这个屋子里,只不过他是回到阔别已久的家。而她却是天生缺陷,不会言语,其貌异常丑陋,被家人遗弃,无家可归,被陌止收留。  嵤芷回到这个陌生的地方,难以适应。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随同被流放的父亲到南国去。父亲到达南国不久得病死去,他被一个好心的老人收留,度过一段平静的日子。母亲派人去接他回来,他不同意,他喜欢坐在海边看朝阳升起,夕阳落下去的样子。喜欢浩淼的海水从天际慢慢向他靠近的样子。终他还是回来,老人死去,他回到那个他出生的屋子,却离开了那间他喜欢的海边小屋。  筱雨被安排整理嵤芷的衣物,不久后,嵤芷发现她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因为她身上有大海的安静和无法言语。在她身上,他找到一份宁静。他把她看做心底里一个奇怪的朋友,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他渐渐把她看做是自己的左膀右臂。  筱雨将收拾好的衣物交给他,转身间,他看见,她的眼睛,散发着大海的颜色,湛蓝。他诧异,因为她向来低着头,从来不肯抬起。他忽然想起陌止曾说,她有一双奇怪的眼睛,只是他从来都没有留意。  他转身看她,她已经低下头去,脸上蒙着面纱,额间仍可以看见青绿色的胎记。  他背着行李,不曾向家人告别,偷偷的离去。     三  他又回到南国,海边的小屋已经难寻踪迹。他沿着熟悉的海岸踽踽而行,站在熟悉的地方,目光向熟悉的地方落去。那儿铺着一层厚厚的海沙,好像从来就不曾有过一间屋子。  天忽然下起冷雨,飘着雪花,眼前一片银白。天上的云一片青灰,飘着青灰色的雪花,落到地面却成了莹白。  他坐在海岸的礁石上,四周一片死寂。海水依旧湛蓝,天际隐隐堆砌着几座雪白的云山。海鸥振翅飞翔,在海面盘旋,好像为了他的回来,感到高兴。  雪,连续不断的下着,视线里一片茫茫的白,好像清晨的雾气凝固,跌落在地,一层、一层的堆积,空气澄澈而清明。他站在海滩上,左边一片白,右边一片蓝,世界似乎一下子异常的明朗清楚,只有蓝和白。  心里的那个模糊幻影,依旧时时冒出来,很像一手抓住,扔进大海里,用雪花将那个幻影清洗干净,看一看,那到底是一张怎样的脸。  转眼间,他在南国已经待了一个冬季,冬天已经到了尽头,春天还没有要来的样子,冰雪不见融化。海水经过一个冬季的沉寂,忽然变得愉悦起来,将雪白的海潮撞击在黑色的礁石上,扬起几丈高的雪花。  他从海岸慢慢向大海里走去,再来一次窒息,也许可以再看一次那幻影,或许就可以看清那张脸的样子。  他好像看见筱雨,碧色的头发,雪白的脸,蔚蓝的眼珠,向他由远及近。  当他睁开眼,他看见陌止一脸的惊恐,看着海面叹息又叹息。  “哥哥,你清醒了吗!”陌止看着海面。  “什么?”嵤芷呆呆的。  “哥哥,你知道鲛人吗?人首鱼尾,貌美善歌,织水为绡,坠泪成珠。发色深蓝,深碧色的眼睛。我们身边竟然有一个,还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呢。筱雨,筱雨竟然是鲛人。”陌止将一堆的话压在心底,默默向嵤芷诉说。一个惨淡的微笑,脱口而出:“哥哥,是筱雨救了你。”  “嗯?她去哪儿了?”  “她已经死了去”陌止看着海,风平浪静。  陌止仰头看天,万里无云。侧脸,看着嵤芷淡淡一笑,有些秘密更适合藏在心底,有些国度,不适合人的足迹。有的人,混迹在人群,却不是真的人。     四  南国的海底有鲛人,深居海底,不外出。有一条鲛人,顽皮任性,喜欢在清晨的薄雾中,向晚的暮霭中,繁星点点的夜空中,悄悄探出脑袋,打量奇怪的海面。她发现一条小船,在她的头顶来来去去,很有趣的样子,她尾随着小船来到一个陌生的境地。  当小船停靠在海岸,她悄悄地游过去,靠着渔船,仰望漫天的星辰,当月光淡了去,星星也不见了踪影,她游到大海中央,轻声歌唱,美丽的歌声悠扬在大海上。她喜欢上那条渔船,清晨,她等渔船缓缓滑入海中,她便藏在船底,船上传来好听的歌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有一天,海岸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她看着小男孩儿的样子,好奇的打量。他没有犄角,没有尾巴,也不会出现在大海里。他只能在海岸上行走,就像她只能在深海里遨游。  她渐渐喜欢趴在礁石上,看小男孩儿在海岸的礁石上清洗渔网,在海滩上补缀破了的渔网。一天,小男孩儿在发呆失神中刺破了手指,殷红的血顺着手指滑下,他浑然不觉。她吓得猛地钻入水中,激起一朵慌乱的浪花。他猛然惊觉,蹲在礁石上,将手指浸泡在海水里。嘴角轻轻地抽搐,眉头微微隆起。她悄悄地游过去,潜在水底,仰面看着水面上的他,深黑的眸子,好像夜空的样子。  老人归来,将小船停泊在海岸,偶然间发现礁石上躺着几颗少有的晶莹透亮的大珍珠,心中诧异。忽然,一股微笑从心底幽然升起,等待多年,他终于等到他要等的东西。  几十年前,市集上出现一具鲛人的尸体,它垂泪成珠,鳞片可解百毒,其肉可延年。众多的人纷纷向大海奔去,寻找鲛人的影子。他也不例外,为此在海边盖了间屋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是再也没见到鲛人的影子,他想到放弃。  心灰意冷的他回到集市,在茶馆里,遇到一位样貌不凡的男子,身边带着一个年少的小男孩。那陌生的男子,异地的口音,不似家住本地。他听见他在打听房子,他走上去搭讪,将那一对父子安排在自己的屋子里。那男子很快死去,小男孩儿留了下来,男子告诉他,不久孩子的母亲会接孩子回去,到时一定酬谢厚金。  他发现自己喜欢上那个小孩子,每次清晨离开,海岸线上会有一个凝望他的影子。每次向晚回来,有一张笑脸向他奔来。心里空荡荡的灰色,忽然变得充实的亮色。那天回来的时候,当他看见小男孩儿灿烂的笑脸,他决定放弃寻找鲛人的影子,带着小男孩儿回集市的人群里去。  当他看着手里的那几颗晶莹的珍珠,希望冲破绝望的牢笼,挣开束缚的翅膀,在他的眼前飞舞起来。  他清晨出去又返回,果然看见礁石上趴着的鲛人的影子。只是他不知道鲛人竟有影响天气的本领,当他向那鲛人奔去,狂风忽然大作,海面掀起巨浪,他被卷进海里。  鲛人将他带入海底,递给他一个水晶做的瓶子,如若不将瓶子收集满鳄鱼的眼泪,则不能离开海底。  小男孩在海边等了几天,不见老人的身影,伤心的被海浪卷入海里,被鲛人救起。他终妥协,和母亲派来接他的人一同回去。  他离开小屋回到人群里去,从大海里走出鲛人,用利刃划破尾鳍生出一双人的脚趾,向小男孩儿走去。     五  嵤芷在海边住下,建起了一个小屋,他像记忆中老人一样,每天出海打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大海上升起的日出,看被大海吞吃的日落。虽然大海吃掉了他的老伙伴,吞吃了他的好友,但是他对大海的喜爱依旧,就好像他的心生长在大海深处的某个角落里。  深海里,那个顽皮的鲛人规规矩矩的藏在海底,偶尔仰望夜空,不再出去。  鳄鱼的旁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手握晶莹透亮的水晶瓶,不远不近的看着鳄鱼的眼睛,他的周围闪烁着无数美丽的珍珠,如同夜空里的繁星,鲛人偶尔在他的旁边来去,就像一阵风,一个幽灵。  小男孩儿坐在礁石上,已经成为白发苍苍的老翁,回忆起那个老人的笑容,回忆起那个模糊的影子,他仍然没有看清,好像是筱雨,可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揭开那面纱,没有看见那张脸。但是已足够,陌止说筱雨为了救自己死去,好忠心的女子。  陌止看了海,带着深沉的秘密回到人群里去,他决定不再看海。 共 510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中医治疗癫痫,能治愈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