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汏股东养猪來卖强泩收购嗳呵始末

时间:2019-05-19 23:02: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大股东“养猪”来卖? 强生收购嗳呵始末

去年7月份就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强生收购嗳呵事宜,终于尘埃落定。

强生中国方面1月30日向《每日经济》证实,1月25日,公司已完成对上海嗳呵母婴用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嗳呵”)100%股权的收购。同时,这一消息也得到了嗳呵创始人刘晓坤以及原嗳呵大股东爱德蒙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的证实。

而外界关心的,不仅是该收购案的过程,强生接手嗳呵后内部架构怎样?嗳呵之后会怎样发展? 还有刘晓坤团队离开嗳呵之后将要做什么?针对这些问题,于1月30日专访了嗳呵的品牌创始人刘晓坤。

在强生中国公布收购消息的同时,原嗳呵的投资方爱德蒙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中国私募股权基金也发布消息称“嗳呵”日前被美国强生公司全面收购。

但是无论是强生中国还是爱德蒙罗斯柴尔德,都没有透露相关收购金额。有知情人士告诉,其收购金额并不是此前市场传言的6.5亿元人民币,而是接近8亿元。

刘晓坤告诉,其实股东在2012年1月份开始启动这个项目,因此从那时开始,就陆续有一些公司过来(接洽),一共有一二十家,嗳呵方面也对“竞标者”进行了一些筛选,“到7月份,我们就锁定了两三家,强生就在其中,我们觉得强生本来是竞争对手,因此需要了解,不能贸然(决定)。”刘晓坤告诉,“我们要去了解强生的目的,是想继续做大品牌还是怎样。经过几个月的观察,我们发现,他们非常愿意将嗳呵做大做强,因此隔阂消除。”因此在11月,双方就确定了意向,到12月份中旬就签约了。由于资料准备比较充分,一个星期之后政府部门通过了审批。

“这个月已经完成交割,目前原嗳呵团队帮助做一些后续的衔接服务工作,做一些咨询工作,可能需要6个月的过渡期。”

嗳呵缘何被卖?

据刘晓坤介绍,成立于2006年的嗳呵正以每年60%的速度增长,并且在KA渠道上排名第二,在局部市场比如大润发甚至超过强生市场占有率;同时在母婴渠道,嗳呵的护肤品。那么在嗳呵“蒸蒸日上”的时候又为何被卖掉呢?

了解到,在2009年和2010年德蒙罗斯柴尔德旗下私募基金先后两次注资嗳呵,累计达550万欧元,因此成为嗳呵的大股东。而嗳呵的日常管理经营由以刘晓坤为首的团队负责。

有消息称,在出售之前,管理团队仅持有20%至22%的股权,而罗斯柴尔德基金拥有超过50%的股权。因此,业内普遍看来,大股东此时“出卖”嗳呵,可能意在业绩不错时套现。

在上海艾肯品牌策划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啟看来,“嗳呵”被投资方当做“猪”卖掉了,并且由于嗳呵的大股东为私募基金,因此嗳呵在“养肥”之后被卖掉是资本运作的必然。

“投资方肯定首先想到的是赚钱,因此在品牌发展到一定阶段,一旦价格不错,就会被卖掉,并且考虑是价格。”王啟向表示,实际上管理团队会考虑将品牌做大,因此这种情况下往往职业经理人会比较受伤。

对此,刘晓坤表示,项目启动后股东方面希望以更高的价格(出售),而管理团队更看重品牌之后的发展。好在大股东对于这个项目的出售和管理层配合还不错。

对于放弃嗳呵,刘晓坤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表示,随着嗳呵越做越大,消费者关注也越多,因此感觉自己的也越来越大。

“要把品牌做向国际的话,靠我和资本的力量是很难的。所以尽管增长比较迅速,我们的压力也很大,因此我们考虑找一个有国际背景、技术更强、管理更强的公司来发展壮大。”

另一方面,刘晓坤表示,嗳呵这个品牌是自己的,因此目前这个品牌被强化收购,算是一个中端的胜利。“让别人觉得我们还是不错的,也给投资人一些回报,等我们再做一个品牌的时候起点会更高一点。”

此外,刘晓坤告诉,自己看到婴儿护肤产品市场太小,个人也想做成人护肤产品,而投资方的想法是专注于婴儿产品市场,并且有约定,因此离开嗳呵可以有做成人护肤产品的机会。

会不会被“雪藏”?

交易完成后,更让人们关心的是嗳呵这个本土品牌被强生这个跨国企业收购后面临着怎样的命运。

了解到,此前被欧莱雅收购的小护士,被业内普遍认为被“雪藏”,目前市场上难觅踪影;而去年被全球的香水公司之一、化妆品巨头科蒂公司收购的本土日化品牌丁家宜面临亏损。那么,刘晓坤如何看待嗳呵品牌在强生整合下的发展?

刘晓坤告诉,嗳呵定位中高端,强生主要偏大众,并且嗳呵的妈咪用品、洗衣液等是强生没有的。并且在此前嗳呵和强生构成竞争关系的时候,嗳呵就已经考虑到了和强生的差异竞争,“因此这次强生肯定会考虑到产品线互补,对于强生也有一个新的盈利增长点。”

而强生方面也验证了刘晓坤的想法,强生消费品中国个人护理业务总经理周敏涛对此表示,强生将在消费品个人护理业务中进一步发展壮大嗳呵品牌,结合强生的科技与医学创新优势,与强生婴儿产品系列相互补充,更加完善在中国市场的产品组合。

事实上,已被强生接管的嗳呵公司正经历新一轮的人员调整。目前强生保留下来原嗳呵三个事业部(包括商超事业部、母婴事业部、儿童事业部)中的母婴事业部约900人。据了解,该部门是此前嗳呵核心的团队,也是原嗳呵竞争力的部分。

同时,此前担任丁家宜市场总监的刘晓坤认为,丁家宜之所以出现亏损,是因为科蒂此前在华并无管理团队,全部依靠收购之后重新招聘,因此整合难度大。“而强生今年刚把大宝整合完,因此强生对于瑷呵的整合应该不会太难,内部应该会专门选一些人针对嗳呵这个品牌。”

了解到,在两家公司品牌交易期间,终端渠道已经出现过代理商补货供给不足的现象。对此刘晓坤回应称,一方面有些代理商基于市场上的言论不敢进货,另一个方面我们害怕有“后顾之忧”因此希望代理商不要压货。

“经销商年度合同12月结束,合同结束后,强生要对客户有一定的了解和判断,从12月底到1月份,会出现一些产品供应不足的情况,但是目前已经恢复正常了。”刘晓坤告诉,“目前强生完全接手了,生产已转移到强生的认证工厂,嗳呵的技术也进行了转移,这几天已正常发货和运作。”刘晓坤告诉。

王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强生收购嗳呵,一方面,可以消除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另一方面,嗳呵目前的产品和渠道恰好可以对强生的产品线进行补充。

“嗳呵在母婴渠道上非常强,这也应该是强生比较看重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保留了该事业部,对渠道来讲也是非常好的补充。”王啟表示,强生会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中国母婴护理市场寡头,但不排除会出现其他的品牌来补充其他的市场。

而对于原嗳呵三个重要渠道之一的专卖店渠道,了解到,这部分人员强生没有保留,因此有消息称,强生很可能会放弃原来嗳呵的专卖店渠道。对此刘晓坤称,“专卖店之后的发展情况取决于强生的策略”。

刘晓坤团队已 “另起炉灶”

刘晓坤告诉,经过此次收购,除了嗳呵这个品牌、原嗳呵的母婴事业部以及相关促销员被强生接受,其余的部分包括两个事业部、一个工厂等都跟着自己另起炉灶。

了解到,原嗳呵创始人刘晓坤从此交易中套现至少1亿元人民币,目前资金已全部到位,刘晓坤团队已在上海虹桥路开始了“下一场战役”,开始运作包括与丹麦合资的“亚缇克兰”以及新西兰唇部护理品牌“小蜜坊”在内的多个品牌。

“去年11月成立合资公司,这几天我们在做淘宝旗舰店,产品应该很快就能卖了,同时可能4月份会进屈臣氏等渠道。”刘晓坤表示,“新品牌产品线下渠道和嗳呵的终端渠道还是接近,因为原来嗳呵的终端渠道已经带出来了,以后产品会进入KA卖场、高端超市等。”

同时,刘晓坤表示,新品牌产品前期会从丹麦进口,之后会实现产品本土化生产,使用原来嗳呵的工厂,而该工厂已经通过了欧盟的有机认证和GMPC认证,恰好能够满足目前正在运作品牌的生产需要。资讯录入:yz88yz88

钾长石粉厂家
烟宝钢管
尾货女装批发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明星 民生舆情 微信小程序开发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