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商器 第7章 赛克?姓马吗?

时间:2019-10-13 03:08: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商器 第7章 赛克?姓马吗?

这仿佛是做了一场梦,头痛欲裂的张简拍了拍头,从床上坐起来。

“原来是一场梦,这梦挺奇怪的。”

换上了衣服,洗漱过一番,张简便开始了他的一天。

又是匆忙的工作,昨晚的梦过于真实,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对于他来说甚是欢喜,毕竟都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再说要是真的穿越了对他来说并不好过,现在的事业对他来说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

商会的会长这个名誉不是挂着的,要为着秩序和千万个家庭糊口而操心,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找不到了那过去的纯真。

梦里虽然生存法则很残酷,但起码是独善其身。

“不想了,要执行新计划了。”

拍拍脸,张简便把秘书叫唤了过来。

门口一阿诺多姿的女子走了过来,然后甚是妩媚的走向张简,走路间还不断的扭动腰身,对张简抛着媚眼。

“等等,你没吃药吗?今天不舒服还是怎么了?”眼前的秘书给张简的感觉就像一狐狸精,在勾搭着他。

在张简说完那话时,没想到秘书竟是一把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

“小甜心,你这是有新欢就不要我了吗?昨晚还跟别人在恩爱,今天就不要人家了。”

“诶?小甜心?怎么回事?”

这让张简一头雾水,虽自己不是什么有节操的人,也许性子里面隐藏着风流,可能会处处留情,但不至于处处留种啊。

豁然间,门口又闯进了一女子,没有秘书的妩媚,但是却是一袭白衣,和张简穿着相符

,显得落落大方,看上去是个有涵养的女子,表现的很得体。

“简,你不是说过不在鬼混了吗?你还当这个家存在吗?你真想你的孩子都跟你学吗?”

女子话语落得很轻,并没有泼妇骂街般,但却有妻子苛责丈夫的口吻。

“啊!什么呀!我还没有结婚啊,哪来的孩子,再说了,我还是一初哥,这孩子哪里冒出来的?就是野生的也不可能这么唐突,搞事情的别来这里搞。”

张简语气充斥着不满,不满的是他的地方怎么会随便有人可以这样出入自如。

这一醒来就有人搞事情,真是让他很不爽。

秘书此时停止了哭泣,疑惑的看了下张简,又转头看了下背后的女子,然后捡起文件离开。

而一袭白衣的女子则是走向了张简,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轻抚他的发丝。

“简,我知道你累,你烦,我能体谅,只是孩子真的会受到父母的影响,今天的事就算了。”

随后女子便起身欲要离开,就在走到门口时又是回头说了句:“还是想你多惦记这个家,惦记下孩子们。”

“嗯?”张简眉头一皱,觉得不对劲,发现这事情并不简单。

随后便是起身,运转真元,化作一道流光离去。

还是一样的街道,一样的景象,没有什么变化。

就在他正欲回去之时,经过了一个市集,他觉得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因为他看到了他自己!

对的,就是那天在摆地摊的自己!

紧接着他又去到了另一条街道,眼前的一幕让他记忆尤深,那是刚好在上演着一富家子弟调戏一女子的一幕。

“假的!都是假的!”

张简这次真慌了,这明显是幻境,但他却丝毫察觉不出。

紧接着他再度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半空中。

“虚·九枪”

突然一道枪虚影出现在他眼前,右手扬起,紧随着枪影不断的旋转。

随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也逐渐的产生越来越多的枪影,炸裂声不停的响起,枪影不停的消失。

“破”

不知什么时候起,张简手中多了一把枪。

只是这枪让人感觉虚幻不定,并不真实,随着他声音响起,那枪脱手而出,冲向天空,只见枪影路过之处,出现无数的虚空裂痕。

“啊!”

“快走啊!杀人了!”

......

地下的人炸了锅,一些胆小者直接吓尿,跪在了地上。

大部分人都在四处逃离,疯狂逃命,生怕这半空中的人会收割了他们的生命,毕竟在这人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住手!”

听到这一声喝声,张简回过头,这正是之前那一袭白衣的女子,只是此时那女子的面容他已经看不清楚,模糊一片。

而他也不再记得之前这个女子长什么样,这让他觉得很恐怖,只是凭气息还能确认是那个人。

“你醒醒!”

白衣女子语气变得焦虑起来。

“我想醒啊,你们都这么不真实,倒是你们放我出去啊!”

即使是处于劣势张简也并没有慌张,还带着调侃的语气回应。

“醒醒啊,你醒醒啊!”

女子似乎并没有理会张简的话语,继续的叫唤着。

“嗯?”

张简觉得眼前这女子不太对劲,便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孔,只见对方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的呼唤。

这是幻境出纰漏了?

然后张简嘴角一斜,他有一个邪恶的念头生了起来,那本来摸着脸孔的手突然往那女子胸口袭去,还顺手捏了一把。

“啪”的一记耳光。

“怎么就打我了呢?”

虽说自己耍流氓,但还是要保持一本正经的态度去应对,毕竟是幻境,没什么好担心的。

就在他刚说完这话,他才发现眼前的一幕都变了。

而他看到自己的手正捏着一大胸妹子的胸,现在是连头都不敢抬了。

吓得他只好赶紧的抽回那手,而眼前的一幕他倒是挺熟悉。

除了眼前的大胸妹子穿着奇装异服不认识之外,在他旁边熟悉的蕾丝,熟悉的女仆装,还有熟悉的老铁。

熟悉的老铁?

张简这才意识到之前的自己才是做了一场梦,而这里才是真实的世界,也许是他怀念之前的日子,所以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虽然现在是。

“哥们,我没想到你这么好色,连做梦都......”

说罢老铁摇了摇头,还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表示嫌弃。

见到眼前的老铁,还有不认识的大胸妹子,张简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躺在这女装箱子里面不说,还袭胸了,这下真的会被当成变态来看待啊。

不过眼前的妹子还是挺好看的,一头蓝发,瓜子脸,蓝眼睛,长得很清秀,耳朵尖长,穿着粉色公主装。

这明显和他们不是同一种人,但是为什么会说他们的语言?这让张简甚是不解。

“对于刚在的无礼举动,在下实在是抱歉,没指望你能原谅,但还是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张简,你旁边的叫老铁,是我兄弟。”

说话时张简双手作辑,稍低头表示歉意。

不过那妹子也没有太介意刚才张简的无礼举动,显然很放得开,也便回应道。

“我叫赛克,住在这里。”

“赛克?”张简听后便觉得奇怪,这是什么名字?

见到张简的疑惑,赛克便又接着说了下去。

“我是西方人,你们是东方人。在这里我们都属于是同胞了,都是同属主界的人,而这里的人都和我们不同世界的,我在主界的时候有学过你们东方的语言。”

西方人?早在史册的记载是有说明那是共存的,不过都是五百多年前的事情了,难不成自己穿越了?

“那,你知道现在是哪一年吗?你说的主界是怎么样的?”

赛克说的话张简还打着问号,但他想暂时是没有恶意的。

“我并不知道主界现在是哪一年,也不知道这里的时间和主界时间是不是同步。在这里我已经呆了快十万年之久,十万年前,主界是东西双方是和平共处的。”

赛克给张简的感觉更像是冰冷的机器,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那老铁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昏迷多久了?”

此时的张简眉头稍皱,问向了老铁,他对这冰冷机器并不感兴趣。

“哦,是这样的,你在这里睡了半天左右,而我一直躺在箱子里不敢出来,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箱子突然不见了!然后就被埋了,后来呼吸困难,醒来就到这里了,我跟你说,那时候我吓死了,还以为看不到哥们你了。”

老铁说话时真的像被吓死了一样。

但重要的是这让张简汗颜,心里暗道:“老铁你这么依赖我,难不成你是喜欢上我了?”

此时赛克在一旁冰冷的插了句。

“是我把他复活的,你们的那个箱子本属于这里,带走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恢复到原位,是通过同化天地的箱子,带不走的。”

但并不知道这叫赛克的女子说的话是真的是假,可不可信。

即使问话,能否问得出来?所说的几分真几分假?

但眼前的状况看来,即使是假话,也比他们现在一无所知要强。

治疗牛皮癣的医院长春
广州治疗妇科疾病专业的妇科医院
山东盆腔炎哪家治好
江苏有性病专科医院么
湖北专业妇科的妇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