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回眸似一抹流光晃过

2018-10-31 13:54:08

回眸,似一抹流光晃过

林泉拖着行李,回头看着绿荫尽头那座房子。叹了口气。走便走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十年的感情,自己留给她的只是满心的创伤。林泉累了。离开,或许是的选择。他没有告诉田青他的决定。他不想再看到田青哭。这一刻,林泉知道他还依旧爱着她。一如从前吧。 林泉和田青是大学同学。林泉依然记得那校园湖畔青草上,田青柔软的双唇。白皙的肌肤上泛着朵朵红晕,被风打乱的秀发凌乱着那轻颤的眼眸。那是她的初吻,也是他的初吻。田青总喜欢窝在林泉的怀里,听林泉唱《大约在冬季》,因为这是他们相识的季节。田青总会听到一半的时候,抬起头问林泉,他是否会一直爱她。林泉总是笑笑,拥了拥田青温嫩的身躯,俯下头轻轻地在田青耳边说,我会缠着你一辈子。那时候的他们,唱着青春的歌,叛逆的认为,有了爱便什么也不怕了。 毕业后两年,田青在父母的一片反对声中嫁给了林泉。断绝了与家人的来往。新婚那夜,田青抱着林泉,哭了一宿。林泉知道田青为他付出的一切,是他远远不能回报的,他只能努力的去爱她,让她幸福。那青涩所点缀的往昔,早已被平淡的生活和繁忙的工作代替。但林泉总是会下班后,带回田青吃的臭豆腐。田青总会把块放进林泉嘴里才开心的吃第二块。夜晚,林泉总会搂抱着田青,回想下过去,畅想下未来。有时也说说公司的趣事。田青总是躺在林泉的怀里,静静的听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春去秋来,秋去春来。林泉也一步步的从小职员爬到了总经理的位置。男人有了钱便容易便坏。或许不无道理。外遇,这是这个时代男女都或多或少的遭遇。经受住诱惑了,生活继续平淡,在单位和家庭之间奔碌。经受不住,生活会在一夕之间便发生翻天巨变。林泉,遭遇了,那股骚动的青春,让他忘记了家庭,忘记了田青。玉紫,这是个美丽的女人,知性的谈吐,仿佛他一个眼神她便能知晓他要的。每一次和她约会,都让林泉激动不止,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颤抖。那是田青所不能给的。 林泉知道田青总是在他睡着的时候,幽咽着泣声,轻轻的用手指抚摸着他的脸颊,顺着脸旁的弧度,似要把他篆刻进灵魂,怕她终究有失去的一天。林泉不知道田青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习惯,每每从昏睡中悠悠醒来,总是假装依旧沉睡。他无法去面对田青,那股愧疚只能郁积在心中。怀着复杂的情绪,林泉总是一楞到天明,有时他会想,田青是否睡着了。也常想起那些田青为了他和家里吵翻的岁月。想起结婚后那些田青为他忙里忙外的过往。 林泉习惯了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眼望着升腾的烟雾,仿佛那烟雾迷绕处,有什么能指引他似的。纸包不住火。那戳破的一天总是在林泉无数侥幸后,被田青说了出来。看着田青无神的落泪。林泉的心都碎了。林泉,跌撞着找到玉紫,抱着她,似乎想汲取什么。虽然玉紫的身体依旧柔软,依旧迷人,但林泉总觉的缺少点什么。林泉想找到他需要的东西,但玉紫地身上没有。林泉发疯似的剥开玉紫身上所有的一切衣物,寻找着什么。丝毫不理会玉紫的反抗和哭喊。就这么赤裸裸的占有着玉紫。激情依旧,只是林泉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感觉,空虚的颓废着。林泉看着玉紫眼眶里的泪水,轻轻为她拭去,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他只是不舍吧。田青要不属于自己了。林泉睡在玉紫身边,脑里伴随着这个念头慢慢睡去。 有些东西,拥有的时候总是忽视,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她的重要。林泉害怕失去田青。玉紫那知性渐渐退去了那份浪漫。对她的牵挂淡的让林泉感觉自己有多么无情。一纸离婚协议。或许是的结束。林泉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田青。只拖着行李,离开这生活了7年的房子。这是对自己的惩罚。过一段时间,这如流光的一切,都会成为往事。只是他希望田青回眸时,能少恨他一些。

殡仪车
电缆桥架成型设备
仿清水混凝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