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雀巢间谍计谋翻译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32:4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978年2月,巴黎。  我用阿伦·谢尔科夫的名字来执行这次任务。其实我的名字叫菲利普·布勒德伊,是叛国者,是间谍,是潜伏者,早在26个月前,各家报纸就都在头版刊登了。但是人们很快就忘记了我的名字和相貌。人们把我忘记了。  事情是这样的。监狱看守员把我带出因“从事为外国政权利益服务的间谍活动”而关押我的监狱。手铐戴在手腕上,我被三名DST(法国反间谍局)职员挟持着走进“内利”医疗室。一个委员会在那里等候我。我看到在座的有费尔内上校、雅各布上尉和多名我不能披露姓名的高级军官。此外,我受到公众的强烈批评,说我的妻子、医学博士玛嘉丽·布勒德伊曾经插手我的事情。  “请坐,少校先生。”上尉命令我。  这是在我被判罪后次有人这样称呼我。我坐下来,眼睛望着玛嘉丽,但是毫无用处,因为她根本不用眼看我。我对我的角色和我的国家感到羞耻,同时我也背叛了她。在东柏林,我放任自己让索尼娅姑娘牵着鼻子走。在她的亲吻抚摸下,我失去了理智,向她透露了法军新式AMX-366型坦克的秘密!  “我们给你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我们给你15天的时间前往东柏林,弄到‘苏联08火箭计划’,你同意完成这项任务吗?”  我下意识地同意了。我无可选择:要么我同意为他们做事,要么被判蹲30年监狱。人家已经抓到我了,我又能怎么办呢。如果行动败露,谁能阻止我到东德避难?逃走总比回来蹲30年监狱要好!  “听清楚。”上校接着说,“你要明白,我们对你根本不放心。无论有没有得到计划,为了强迫你返回这里,我们有必要给你注射延时毒药。”  没有说一句话,玛嘉丽拿着注射器和酒精棉球站到我的身旁,对我一眼也不看。  “少校先生,你还要改变你的决定吗?”上尉问我。  我凝视着他的脸,心中暗想,在监狱里蹲了两年之后,我已经不是他以前所熟悉的人了。  “我同意按照上校的建议去做。我清楚,如果我不及时回来,毒药将会杀死我。”  我是一个老特工了,我非常了解延时毒药的威力。  上校咧开嘴笑了:  “确实如此。但是,当你按时返回时,布勒德伊医学博士将给你喝一种可以控制的解毒药水。你给我们带来火箭计划,你将恢复自由,说不定你还能再和我们一起共事呢。”  “医生,给他注射吧!”  我没有感觉到疼痛。玛嘉丽把棉花放在注射过的针孔上,转身走进旁边的房间。接着,雅各布上尉打开了我的手铐。  “请到这边来,少校先生。你将变成俄国工程师阿伦·谢尔科夫。由于你能讲流利的俄语和德语,我们想,你到达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后没有困难……”  在为我叫来出租车之前,雅各布上尉把身份证、钱和飞机票交给我。我像做梦一样离开了“内利”医疗所。我自由了!但是如果我不能完成任务,我的生命仍然操纵在死神手上。  下飞机后,我乘坐地铁,有特别服务组帮助协调我的行程。我还得到一张东德政府签发的通行证,便于一旦返回时使用。我通过查理检查站进入东德。事已至此,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的血液似乎不同寻常地发热。突然,一组东德巡逻队叫住我:  “喂,先生,证件!”  3支枪对准了我的鼻子。我抽出身份证。  “阿伦·谢尔科夫。”巡逻队长仔细地读着,“你是工程师,为什么你要换地方?”  凶狠的目光好像要看穿我的骨髓。  “我要见索尼娅·彼得罗芙娜。”我说。  全体巡逻队员都露出吃惊的神色。队长一字不落地检查了身份证、通行证上的文字。  “下士,去把索尼娅·彼得罗芙娜叫来!”  巡逻队长没有怀疑,因为我讲的俄语像真正的克格勃秘密人员一样好。  “请跟我来。”巡逻队长一字一字清楚地说。  基于极其亲密的关系,我希望索尼娅一定能够想起我来!下士拨了电话号码,轻声说话,避免让我听到。大概是对方让他等一会儿,然后……  “请接电话!”他说着把电话听筒递给我。  我把听筒贴近耳边。  “你好!索尼娅!”  “我不认识阿伦·谢尔科夫!你究竟是谁?”  “菲利普·布勒德伊。”我用法语说。  下士偷偷地望着我。那时,许多支枪再次指向我。如果索尼娅不承认我,我必死无疑!  “少校?”她用正常的声调问。  她听出我的声音来了。我说明了我的处境。她让我把电话交给下士。他接过电话去听。那个男人观察着我的相貌特征,以便告诉索尼娅。她对她的下属总是很严厉的。  3分钟后,我进入一个有暗色玻璃的黑色轿车。索尼娅坐在后排座位上。她把嘴唇和身体伸给我让我亲吻拥抱。  “靠近点儿,法国男人!”索尼娅悄悄地说,把我拉过去挨着她。“你让我很生气!来,爱我吧……”  我们两人一起吃饭和像俄国骑兵那样喝酒,就是喝完酒把杯子扔到背后去!索尼娅装作生气的样子,但是我根本不相信她,因为她的笑容里隐藏着坏心,而且她盯着我的眼神中满是机敏的怀疑。  “菲尔,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时,她问道。  她对我的蔑视之情溢于言表。在这巨大的危险面前,我是不能喝醉的。我们停止吃饭,因为我给她讲述了雅各布上尉的安排和我的任务。  “我没有逃跑。费尔内上校把我从监狱里放出来,让我为他们服务……”  “我喝的酒太多了!我一切全都忘记了!”索尼娅轻描淡写地说道。  为了苏联人民,我应该逃离法国。我要远离监狱,远离我的头头的权力;第二为了迷失的爱情,我希望生活在索尼娅身边。为了使东德相信我投降了他们,我要避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秘密法律!听清楚,是错误的法律!  由于我的帮助,即我的新的背叛计划,索尼娅取得了谍报史上比任何时候都大的胜利。上级嘉奖她,使她对这次胜利非常高兴。  “菲利普,亲爱的!在这个夏天,我们要去黑海边度假。”  我千方百计偷取苏联08火箭计划的图纸。我计算着日子,而且第10天来到了。离需要回到内利去接受解毒药只剩下5天了。从表面上看,我好像很不舒服,我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烈火在我的血管中奔流……  按照计划,我必须在16日星期六12点半之前喝解毒药。但是我必须执行协议。离开东柏林之前,我必须进入存放火箭计划的资料室。进去后我怎样才能不用花费很多时间去查找文件柜呢?  “菲利普!你好像很憔悴。你很寂寞,是吗?”索尼娅照顾我,就像母亲照顾自己的婴儿一样。  12日晚上,我给她喝了安眠药,直到13日早上她才会苏醒。我在她的手包里找到了文件柜的钥匙。我蹑手蹑脚地走出位于通往资料室的过道旁边的卧室。在打开文件柜时我的汗水湿透了衣服。毒药使我变得不正常,在取出写有“苏联08火箭计划”字样的卷宗时我的双手瑟瑟发抖。我乘机进行检查,撕下我认为有重要意义的几页,又把它放回原处,并在忘记密码之前关上文件柜。那时,我听到缓慢但很沉重的脚步声在院子里响起。那是夜间两点钟的巡逻。我跑到一个文件柜后面躲藏起来。门开了,电灯光照进房间。两个巡逻人员都是有经验的人。我希望没有留下任何值得怀疑的痕迹。巡逻像往常一样进行了很短的时间。我的肌肉紧张得快要裂开了。  ,门关上了,两个人出去了,重新恢复了寂静。我处在一种极其紧张的状态。时间似乎过得很慢:才两点过5分。  但是,我的13日开始了!从这时起,离我喝解药的时间要用小时来计算了。我想马上离开这里,以便坐索尼娅的汽车快速开往查理检查站。但是,一个不带任何行李的旅行者好像不大好看。在房间里,索尼娅俯卧在床上熟睡着。我穿好服装,关上手提箱,把我的盟友交给我的假通行证塞进口袋里。接着,我向索尼娅看了一眼,走下通往停车场的楼梯,走到院子里。我坐进汽车,打火发动了机器。我心里想,我应该乘出租车,以避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不知不觉地开车驶离了停车场。我被迫紧急踩刹车停在哨所前面。一个男人用枪指着我,他的朋友走近我的汽车:  “请出示通行证。”那个人用威胁的语气说。  哨兵检查我的证件,查看汽车内部。我的脉搏每分钟跳动180次!  “我可以走了吗?”  哨兵点头同意。栏杆抬了起来。我加大油门,汽车疾驰向寂静的大路。如果我的计划实现,我将在15分钟内到达查理检查站。接下来,我就有足够的时间乘飞机飞往巴黎,然后,眨眼之间出租车就会把我送到内利。我轻松地哼着歌。当一个警察的路障出现在我的车前时,我静静地停下车。  “停车!”一个声音叫道。“出示本人证件!通行证!”  又是枪口,高腰皮靴声、喊叫声、威胁声响起来。我打着打火机,然后伸手从索尼娅的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  “汽车证?”  一滴冷汗流过我的脊背。汽车证在索尼娅的手包里!我解释说,我有急事,飞机再过半小时就要起飞了,我的女友索尼娅·彼得罗芙娜借给我这辆汽车……警察仍然不同意放行。他们不认识索尼娅·彼得罗芙娜。他们坚持要有汽车证,才让我继续前进。这是制度。  “你们要对我耽误上飞机负责!”  他们对我嘲弄地笑起来。他们示意让我下车。他们把我带进一座临时搭建起来的棚子。我坐在一把靠背椅上。这次我相信,菲利普·布勒德伊少校的末日到了。  直到早晨6点钟,我仍然坐在椅子上。这样我就不能到巴黎了!热浪在我体内奔流。我想,延时毒药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发作起来把我杀死。如果现在我不能逃脱,索尼娅一定会下命令叫人把我抓住。过一会儿她就会醒过来,我就没有可能有运气逃出这里警察的手心了。那时,我的希望就要破灭了。但是,7点钟,突然巡逻队来到了,其中有我认识的下士。他们马上就认出我来了。下士跑过去与哨所所长交涉。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又恢复了自由。我坐上车沿着大道前往查理检查站,一路通行无阻。来到西柏林,我愉快地洗了个澡。我不再害怕了!但是到达机场后我才知道,所有航班全都停飞,机场关闭。空中管制人员正在罢工。我跌坐在我的行李上。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等了很久。我坐在一个软凳上睡着了。后来,我上了一架空中客车飞机。现在出租车正在把我送往内利。今天是16日,星期六。11点45分,我到达了目的地。  12点10分,我走进医疗所。雅各布上尉出来拦住我,从我手里接过火箭计划,走进费尔内上校的办公室去了。  过一会儿我将变成一具尸体,而且没有一个人会为我悲伤。我一步四级地跳上楼梯,就像炸弹马上要掉在头上那样冲进玛嘉丽·布勒德伊医学博士(我的妻子)的房间,心急火燎地说道:  “你好,玛嘉丽!也许你忘记了,我是来这里吃延时毒药解药的!”  她平静地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你好,菲利普!我很高兴你胜利地完成了任务。来,坐下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如果你不反对的话,还是先把解药给我吧!”  “非常遗憾,没有解药!”  “你说什么?”  “不,没有解毒药,因为也没有延时毒药!我给你打的只是普通血清。”  我跌倒在一张椅子上。我的疲劳、忧虑使我产生幻觉,认为是毒药在起作用,而实际上只是一种心理恐吓!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玛嘉丽接着说,“其他人不信任你,才产生了注射毒药威胁你的想法……菲利普,你完成了一项重大任务。”她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没有你,我就没有幸福。我不再在这里工作了。他们让我到外省去工作。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玛嘉丽,我同意跟你一起去了。”  我张开双臂拥抱她,并且低下头去寻找她的嘴唇。过去我们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但是谍报工作造成了我们的分裂。  3个多月过去了,我们舒舒服服地在外省生活。玛嘉丽的职务是医生。我建立了一家小型保险公司。  通过法律程序,他们赦免了我的罪行。在打电话向我和玛嘉丽祝贺时,雅各布上尉告诉我们说,“苏联08火箭计划”的图纸是假的复制件。索尼娅真是太聪明了!   共 44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男科研究院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导致癫痫的病因到底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小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 小孩反复发烧是什么原因 孩子发烧40度危险吗 宝宝突然发烧怎么回事 宝宝突然发烧怎么回事 小儿发烧怎么办怎样退烧快 小孩子的退热药物 小孩37度算发烧吗 小孩37度算发烧吗 宝宝低烧是多少度 一个月宝宝感冒了怎么办 小孩经常发烧怎么办 宝宝退烧小窍门 小孩晚上发烧怎么办 小孩发烧40度怎么办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宝宝大便干燥怎么办 小儿口臭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儿口臭 宝宝中暑症状 宝宝发烧如何快速退烧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怎么办 济源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张家口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张家口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综合医院 萍乡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萍乡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萍乡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新余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新余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鹰潭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鹰潭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鹰潭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鹰潭有哪些法四医院 赣州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赣州有哪些法四医院 宜春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抚州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抚州有哪些房缺医院 上饶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上饶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通化有哪些儿科医院 通化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产科医院 松原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松原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松原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白城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普洱有哪些骨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男性不育 贵阳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什么是癫痫病 不孕不育病因和治疗 阿克苏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视神经胶质瘤医院 双眼皮手术医院 济宁有哪些二甲医院 外阴恶性横纹肌样瘤医院 血尿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