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百八十一章 将军府的大异变

时间:2020-01-17 03:47: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百八十一章 将军府的大异变

“纪乘云将军,我文驰风特奉夏克大人的将令,来此公干。”文驰风的声音淡然不惊,却极具威慑力,不经意间,比见面时那一刻还要强烈数倍的杀气在府门前流转了开来。

“文驰风,哼哼,你的死期也算是到了。”纪乘云晃了晃脑袋,呵然冷笑起来。

“你这逆贼,你的叛逆行进,我已得知得一清二楚!”文驰风断然喝道,“你以为就凭着设下一堆杂兵的埋伏,也想围杀我?太天真了!”

“天真的是你!”纪乘云也是杀气腾腾,“有胆就跟我进来!”

“纪乘云!”文驰风火气暴涨,“我可是奉了皇命前来督军的,你若敢让我有个三长两短,那便是证明你确有叛逆之心!”

“哼哼,整座考兰城,除了你,我就找不出第二个还忠心于那狗头昏君的蠢材了!”纪乘云冷笑着,丝毫也不掩饰他的反叛之心,“你要是想诛杀我这叛逆,就跟着我进来吧!”

“好啊!别以为我不敢,等我遣人回特雷恩城,定要将你的叛逆行径揭发出来!”文驰风恨得咬牙切齿,双脚已突入府上。

“蠢材终究是蠢材,你以为你们还回得去吗?”纪乘云大笑着向里面奔去。

夏言风望了宅子里一眼,里面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异样,但却散发着一种若有若无,天然的危险气息,夏言风老觉得自己胸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鸣动。

几乎在同时,驻扎在纪乘云私宅门外的那些士兵们,全都异口同声地惊叫了出来。短短一瞬之间,他们就看到了宅子突然烧了起来,无数看似呈现透明状,虚无缥缈的苍蓝色火焰已将宅子整个包围起来,那些火焰直冲天空,仿佛要将整宅邸都燃烧殆尽一般。

街道对面,哈林等人也看到了这样一幕,当场惊得愕然失色。不过这份异样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者说,只是经历了一眨眼的功夫,那些虚无缥缈的烈焰都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了,仿佛这就是一场幻觉。然而,如果是一人看到这样的“幻觉”还说得过去,这么多人都看到了,那其间必然是有什么怪异的东西在作祟,只能凭借凡人的感应力是洞察不到的。

这时候,哈林斜眼注意到了一处诡异的情景,只见房屋的侧门突然开了,好像有人走了进去,但肉眼却看不到任何人影,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明显感觉到是有人走进去了!

哈林瞬时目瞪口呆:“呃……难道说……真的大事不妙了?”

纪乘云在前奔走,文驰风紧随其后,夏言风也跟了上来,三个人好似在上演追逐战一般。朝宅子深处走去,夏言风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形,一边细细地品味着。这宅子里大致的布置,他并不是很清楚,但宅子里的布局却好似他从前在那里见到过,他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夏言风和文驰风随着纪乘云一起走入了会客堂,那里空空如也,而夏言风这时才察觉出了一点,心头当即一怔!那门前的几个侍卫,居然全都跟人间蒸发了似的,就在刚才在门前,文驰风和纪乘云斗嘴之时,夏言风的视野里,就失去了他们的存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想都解释不通啊!

“文将军,夏先生,你们感觉如何呀?我的私宅,是不是挺雅致的呢?”纪乘云嬉皮笑脸。

“再雅致,也是狗贼的住所。”文驰风一脸的讥讽样,嘴角轻蔑地抽动。

“冷嘲热讽也只能趁着还有命的时候了。”纪乘云冷笑着舒活了几下筋骨。

夏言风眼观六路,这会客厅的地方刚好宽敞,甚至能够容下好几人打斗,要在这里对抗,倒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这里就是我们的战场了吧?”文驰风冷然瞥眼相视,“纪将军,你就不怕我们的战斗,会把你家给拆了?”

“这你就不必担心了,这场战斗,根本毫无悬念。你以为,你能以一敌二么?”冷笑的同时,纪乘云的余光瞄向了夏言风。

夏言风看了看文驰风,眼神飘忽,举棋不定道:“不必都看着本帅吧?该诛逆贼的诛逆贼,谁输了,谁就是真逆贼。”

文驰风、纪乘云同时看着他,却并未拆穿他取悦两边的鬼话。

夏言风不停地用眼神同时示意他们两个人,左眼对纪乘云,右眼对文驰风,一并进行,片刻间,两人仿佛都心领神会了,其间读出的意思,便是:你们先打,等双方酣战到忘乎所以时,我就跳出来干掉其中一方,好表明立场!

这不明摆着是坐收渔翁之利的隔岸观火之举么?然后他们两个却还都天真地以为,夏言风真的是要帮他们之中的其中一个。虽说两人都不傻,然而一旦到了战念俱起的兴头上,归根到底还是武将的他们,哪里还能顾及到这个点上?夏言风不论存不存在,都影响不了他们开打!因为,他们二人打心底就像一对一分个胜负出来,对于他们而言,一场一面倒的胜利远不如一次势均力敌的单挑来得痛快,他们谁也不想为自己的人生留下没能挑战强者的遗憾。

“文将军,你不必再酝酿了,才隔了这点距离,你的杀气是藏不住的。”纪乘云冲文驰风笑了起来,“你等不及了,而我也蠢蠢欲动了。”

“哼,我当然感觉得出,你这是在挑衅我?有意思!”文驰风冷哼着便已将青黑色的开山巨斧紧捏在手,瞪着眼,杀气弥漫全场!

夏言风自是感受到那两股杀气的强烈,都要将整个会客堂都膨胀到爆,火药星子早已在无形中溅满了全场,而夏言风也顾不得这些,他退到了一边,准备先观察一下形势再说。

等等……这两股杀气好像有点说不出古怪啊?其并未大规模地扩散,却仿佛还是流动在空气中,但这里的空气流速,却与别处不同,夏言风看得出其间的诡异,却说不出为什么诡异。

“文将军,你我虽长期无缘会面,但论对仲国的功劳,我又何曾在你之下?可是凭什么……凭什么非得是我千辛万苦在外面领兵督军,而那些荣耀名衔,全都是你的!你在那昏君的身边倒是靠福,近水楼台先得月,什么苦差事全摊我身上,你的地位还是压我一个头!可恨!今天,我纪乘云就要打倒你,洗刷我沉寂已久的屈辱!”

纪乘云说起这话时,气愤填膺,恨得咬牙切齿,怒目直视,杀气翻涌到了吃人凶兽般的地步,然而夏言风只能从脸上看到他的怒意,那杀气,好像在释放出来的瞬间就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蒸发掉了。夏言风当时就吓了一大跳,他摇摇头,心底默念着,但愿一切只是错觉吧。

“呵呵,难道你一个上将,就只会吐苦水吗?”文驰风不动声色动地呵笑。

“不光会吐苦水,还会干掉你!”纪乘云一搓手,三尖两刃刀已舞动于鼓掌之间,伴随着刀刃的旋舞,狂暴的气息已骤然迸发!

文驰风没有再回嘴,而夏言风只感到身旁一阵劲风掠过,急看时,便见文驰风整个人已经朝纪乘云冲了过去。可是没道理啊!冲锋过去的时候,夏言风竟忽然有了错觉,这个看着杀气腾腾的文驰风,在冲向纪乘云的时候,却连半点杀气也感应不到,难道是他精神出现错乱了?

这时,文驰风不知从哪里手中抽出宜宾短剑,身形如闪电般疾驰,刹那间已至纪乘云面前,朝他的胸口猛然掷出了短剑!

纪乘云正要挥刀去击落短剑,然而……

“呃?”夏言风骇然大惊不已。

三尖两刃刀并没有击落短剑,而短剑也没有击中纪乘云。纪乘云挥刀斩了空,而那剑也没能碰到纪乘云的身体,反而像击中空气一样,从中间穿了过去,一直穿过了墙壁,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不……不可能……”夏言风瞪大双眼,不容置信。从刚才起,他就一直觉得现场怪怪的,而如今又目睹了这般灵异景象,他甚至开始怀疑,他和文驰风所进入的,究竟是不是纪乘云的私宅!

“哈哈,你杀得了我吗?”纪乘云猛然扬刀,厉声道,“死吧!”

罩面一刀,气息翻滚,文驰风立刻挥斧迎去。然而,却没有任何兵刃交击之时响起,两件兵器同时穿着对方的身体而过,相互之间,就跟透明人似的。

这一下,就连交战的双方都着实惊愣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风雷,碎击!”趁着纪乘云发愣未曾缓神的间隙,文驰风以斧击地,巨斧之上奔涌着风雨雷电的呼啸,而这本可以将地面一切两半的大力之技,却再度只能跟切了真空一般,未能在大堂里激起任何涟漪。而青、黑、黄、白四色组成的绚芒,裹挟着雷电的咆哮,一路吞天噬地般朝着纪乘云席卷了过来,只是这气吞山河之势,却未能荡起一片“湖面的水花”。

毫无悬念,继续穿着纪乘云的身体,强力的绝招,就这么打了水漂!

城阳区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宝鸡高新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江西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治疗癫痫病玉林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